日林网

首页 > 化工资讯

钢铁可循环流程技术创新联盟试解产业化渠道缺失难题

  • 来源:日林网
  • 2020-05-23 03:38:22
近日,在国家六部委推进产学研结合工作协调指导小组的推动下,来自数十家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主要负责人在北京签约成立了钢铁可循环流程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新一代煤(能源)化工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煤炭开发利用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和农业装备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在国家发改委体管所国有资产研究中心主任高梁看来,此举无疑是我国推进产学研相结合的一个实质性步骤。他说:“加速、加快、加强科研机构和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对于科研成果产业化来说*为重要。”

“这只是一个开始。”多年关注科研成果产业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潘际銮也对此进行了肯定。不过,他认为,要根本解决科研成果产业化渠道缺失等一系列问题,此举又会收到怎样的效果,还需时日。

科研创新目标需改变

潘际銮说:“现在很多科研人员没把研究工作与产业化目标结合起来。”他认为,科研创新工作应该指向急需解决的国家重大课题。如:我国的重大建设工程,像三峡工程、核电工程等;那些迫切需要解决而目前没有解决的基础性课题;对于那些学科前沿有重要前景的课题也有必要有选择性地进行研究。

在科研成果的评价上,应该放弃论文指挥棒的误导倾向。一直以来,国内高等院校和科研机关以SCI(科学引文索引)录用的论文数作为衡量科研成果的水平,谁论文发表多就说谁水平高,致使众多科研工作者只是忙于写论文,精力过多地投向那些不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同时,成果鉴定也影响着学校和科研机关,都将成果鉴定作为科研成果的目标,而不是把经济实用价值作为目标。

潘际銮认为,评价科研成果应该从三方面来进行:一是经济效果,即能否产生经济效益、能否产业化;二是技术成效,即能否改造现有的技术,提高技术水平;三是学术价值,虽不能直接用于生产,但是在理论上造诣很高,那也是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国家要求在“十一五”期间大力提升我国的原始创新能力、系统集成创新能力和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潘际銮认为,把原始创新看成自主创新没有问题,但在提倡原始创新时要有个度。因为,没有前人的基础就很难有创新,没有自己的实践也不可能创新。他认为,创新的途径是前人的基础加上自己的实践,而不是一味追求原创性研究,挖空心思想点子却也只能写出一些对解决实际问题毫无意义的论文。

产业化渠道缺失

“现在国家层面上的产学研结合缺乏渠道。”潘际銮认为,科研和企业应用“两张皮”的问题一直都没有很好地解决。

院校科研有实质性的成果了,但很多企业只对短期效益感兴趣,对产业化的长期投资却不闻不问。潘际銮说:“科研工作往往不一定是短期的行为,有很多重要的创造,往往需要长时间才能产业化。”

潘际銮花了十年时间研制了爬行式弧焊机器人,能利用激光跟踪装置自动识别焊缝位置,利用轨道爬行来进行自动焊接,解决了大型结构件焊接的问题。该机器适用于大型罐体,如球罐、储油罐、造船等方面的焊接,在钢厂和船厂做的实验效果非常好。

潘际銮说:“这个技术是国际*,但这个技术的产业化到*近才有着落。”他认为,这种产品技术需要在工业当中去推广,甚至到国外去推广,不是做宣传推广,而是实物在工地生产应用,但这需要很多时间。由于投资回报周期长,使众多厂家丧失了兴趣,直到*近才有一个港资企业表示出了足够的投资意向。

潘际銮认为,科研与产业相结合的渠道当前并不畅通,使得产学研相结合仅仅浮于表面。他说:“企业作为自主创新的主体,一定要改变只顾眼前利益的做法,要有长远发展规划。”

高梁说:“当前很多企业过分注意竞争,不注重沟通合作,也限制了某些技术产业化的进程。”在国外,企业与院校通过中介机构进行沟通非常普遍,而在国内,这方面还是空白。他认为,科研机构本身就是介于基础研究和工程应用之间,但面临着资金缺乏等问题,*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大企业联盟来购买科研机构的技术。

此次首批四大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集中了26家龙头企业、18所*大学和9家骨干科研机构,将尝试着解决渠道缺失的问题。六部委将从研发活动、创新能力建设和营造政策环境等方面加大对联盟的支持,力图构建科研、设计、工程、生产和市场紧密衔接的完整技术创新链条。

而在潘际銮看来,产业化相结合的理想境界应该是类似于他当前所接到的任务,铁道部邀请他去解决高速列车轨道的焊接问题。“这才真正实现了科研成果运用于产业中。”他说。
版权所有: 日林网 All Rights Reserved